陈礼忠:后生可畏数少壮
编辑:佚名  | 来源:《大美不言寿山石系列》  | 点击:797  | 收藏:0  | 发布时间:2013-11-8 16:02:01
  陈礼忠年轻志大,他创作的《春声赋》至今仍然可算福建寿山石雕的巅峰作品之一。

  大文豪苏东坡说过:“天下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矣。”在采访了一段时间后,这一集轮到福建省寿山石雕刻界的后起之秀登场了。

  第一个排上我们采访名单的陈礼忠于1968年出生在“文革”的动乱时期,由于他小小年纪就在前些年创造了一个惊人的前所未有、可以算举世瞩目的记录,所以采访不能漏掉他。

  2001年12月18日,中新社记者罗钦文向全世界发布了一条新闻《最大的寿山石雕福州问世》:“一件高1.4米、阔0.78米、厚0.56米、重约600公斤的巨型寿山石雕《百鸟鸣春集佳树》(施注,后更名《春声赋》),在‘寿山之乡’福州问世。据称,这是目前世间最大的寿山石雕……”

  记者今天在这里的一个寿山石工作室中看到,巧夺天工、五彩斑斓的这件稀世珍品,有如出水芙蓉,令人叹为观止。它由33岁的年轻艺人陈礼忠取材于重近一吨的高山系鸡母窝石,因材施艺,审势造型,因色取巧,历经四年精雕细刻而成。石上浑然天成56只小鸟、一凤一凰栖息于一棵松树,右上角一轮红日冉冉升起,虚实相间,明朗自然。著名寿山石文化专家方宗珪先生说,因(大块)寿山石采集有难度,寿山石雕一般都是小型,惟《百鸟鸣春集佳树》有如此规模,又五色俱全,实属罕见……

  曾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冯久和的陈礼忠说,56只小鸟喻指中国56个民族的大团结,挺立的松树喻指中华民族的强大。整件作品表达的是对祖国富强的殷殷祝福。

  在陈礼忠的工作室,我们提出要看《春声赋》。结果我们先看到的是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再用铁条、木框焊死钉牢的大方框。他说是为保护作品不受污染,也为了安全考虑。不惟陈礼忠如此,在采访中我们发现,几乎所有的寿山石雕刻家,都习惯把自己的得意之作小心翼翼包裹、隐藏、秘不示人。有的将宝贝藏在床铺底下;有的将宝贝藏在犄角旮旯;还有的将宝贝寄存在银行的保险柜中。可见雕刻家们对自己心血之作的重视与关爱。

  面对打开的《春声赋》,惊叹之余,我们听陈礼忠亲口讲了一个新的天方夜谭的故事。《春声赋》的诞生取决于寿山巨石的发现,通常寿山石都不大,很少有体积大的巨型石头的。而这块巨石差一点点就与陈礼忠失之交臂。

  1996年春夏之交的一天,我与好友一同驾摩托车去寿山村寻找理想的雕刻原石,到傍晚无功而返。我们就在路边一个小饭店吃晚饭。这时听见饭店里当地村民在议论,说是有人在开采寿山石的山洞里挖到了一块从来没有见过的巨石,好多天了,还没有找到买主。

  此刻,由于天色黑得很快,我急于赶回福州城里,这些话就没往心里去。但是,我要永远感激我的好友。他在回家的路上反复跟我说:你应该去看一看,不然你也许会后悔一辈子的!经他再三劝说,我似乎冥冥之中豁然开朗,也想亲眼看一看究竟是多大的一块巨石。于是两人掉头骑着摩托车回到寿山村,找到挖到巨石的村民,几个人打着火把钻进山洞。当场我就被惊呆了。

  只见在火把的照耀下,那块巨大的鸡母窝石闪射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其中最鲜艳的是黄、红、白三种主色调。而且石头凹凸有致、造型非常理想。它在一瞬间点燃了我的创作灵感,我决定一定要买下它,倾家荡产也要买!至少,我当时心中非常清楚,像这样巨大的寿山原石,不说千年一遇,起码也是百年难遇。我能和它相遇,显然是人与石的一种缘分。我又岂能轻易错过它?!

  我当下就和村民商量价钱。后来前后又跑了三趟,总算敲定价格——加运费12万元!这在我确实是一笔天文数字的巨款。我咬咬牙认下了!1000公斤重的巨石买下后,我雇了18个村民帮助抬石头下山。18个壮汉就像抬送新娘的花轿一样沿途喊着号子,流着汗水把巨石运下了寿山。寿山村的村民都跑出来看这一壮观景象。老人说,“我活了一辈子,没有见过这样大的寿山石!买这块宝石的小青年真是有志气!”

  陈礼忠的成名作固然是《春声赋》,可他更是雕刻雄鹰的高手。

  就是凭借了世所罕见的奇石,陈礼忠荡精竭虑、埋头苦“刻”整整五年,才完成了自己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里程碑式的作品《春声赋》。中央电视台为此专门派记者前来福州采访并作了专题报道。《变形记》作家卡夫卡说:“所有人类的错误无非是缺乏耐心,是过于匆忙地将按部就班的秩序打断,是用似是而非的桩子把似是而非的事务围起来。”

  用五年时间耐心地雕琢一块石头,对一个小伙子而言,诚属不易。除了奇石难得,更难得的还有陈礼忠的创新意识。如果他千辛万苦获得了巨大奇石,却依然用它步前人的后尘来雕刻一尊巨大的弥勒或巨大的观音或巨大的达摩,又有多少审美的艺术价值呢?孙犁先生1994年3月23日在《天津日报》发表《读画论记——耕堂读书记》中有许多精辟高论,其中就谈到艺术的创新要素:“艺术不能不创新,亦不能不借鉴。不然墨守成规,谈何创造。但创新非务新奇,以新奇为招徕,为冠冕。”

  在雕刻《春声赋》之前,年纪轻轻的陈礼忠已经雕刻了十年的寿山石雄鹰,赢得“神鹰雕手”的美名。有《长相厮守》的鹰;有相互《呵护》的鹰;有《群山尽览》的鹰;有《雄姿》蔽天的鹰……“有的鹰,带着独守《空巢》的冷寂;有的鹰,带着一种《禽王天伦》的孤傲;有的鹰,带着《望岳》的气度胸怀;还有的鹰,带着《啸震沧海》的雄风。”其中,1999年国家邮政局就以陈礼忠的《啸震沧海》印制成明信片发行全国。那是怎样的两只撕裂长风、搏击海涛的勇敢雄鹰啊,只要看上一眼,足以给人心灵的震撼。

  陈礼忠很欣赏一句名言:“一切艺术的终极目标都是为了影响人的灵魂,这是世界上最广阔的审美空间。”

  为了雕刻出鹰的“神气”与“魂魄”,陈礼忠居然先后在家里亲自喂养过五只老鹰。最后一只老鹰是北峰的朋友送的,和陈礼忠最有感情。2003年6月,正是陈礼忠的另一件雄鹰题材的代表《家.天下》雕刻出雏形之际,新加坡、马来西亚邀请陈礼忠前去作艺术交流方面的商务访问。刚走半个月,家人打来急电,说是他心爱的老鹰拒绝别人喂食,已经十几天不吃不喝,快要断气了。陈礼忠当下急出一身热汗——他深知这只老鹰的脾气,对他特别忠心耿耿,平时都习惯由自己亲自喂食,这也养成了老鹰的依赖性和孤傲倔犟。陈礼忠当即提前回国——但为时已晚。就在他赶到家抱起老鹰时,它只来得及睁眼看了主人一眼就死在了陈礼忠的怀抱——从此,它那依恋和熟悉的目光只能永远地烙印在陈礼忠心灵的最深处。

  我们没能看见这只有灵性的鹰。

  我们只看见有灵性的鹰生前栖息的一个大铁笼子,空荡荡、冷清清地蜷缩在陈礼忠宽大工作室的一角。

  还是这个生肖属猴的“小猴”陈礼忠让我们长了见识。他告诉我们:“自古以来,猛禽与中华民族的关系就源远流长。在中华文明的童年时代,猛禽是许多地区先民崇拜的图腾。《诗经》里确认的猛禽就有35种之多。‘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一著名情诗中逗引起青年男女相思之苦的‘雎鸠’,既不是鸳鸯,也不是鸿鹄,而是一种叫作鹗(俗称鱼鹰)的猛禽。在中华文明蓬勃上升时期,猛禽备受推崇。在庄子的笔下,大鹏鸟‘翼若垂天之云’,‘水击三千里’,其猛禽的的威势,被一代智者神化到了极致。”

  原来如此。难怪陈礼忠对雄鹰情有独钟。

  原来如此。难怪陈礼忠从来不屑于雕琢小玩意。

  原来如此。难怪陈礼忠总能创造“第一”的记录。

  原来如此。难怪陈礼忠师出冯久和大师之门。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