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敬祥:绝活源自高手中
编辑:佚名  | 来源:《大美不言寿山石系列》  | 点击:792  | 收藏:0  | 发布时间:2013-11-8 16:02:40
  陈敬祥刻刀下的鸡至今仍属八闽“第一鸡”,漫画大师华君武就对陈敬祥刻的鸡情有独钟。

  作家余秋雨说过:“与一般的成功者不同,壮士绝不急功近利,而把生命慷慨地投向一种精神追求。”这个标准去衡量,在福建,许多寿山石雕刻家都有自己的绝活和偏爱。就如林亨云善于雕刻熊,冯久和善于雕刻猪一样,陈敬祥善于雕刻鸡。1955年,陈敬祥利用一块长75厘米、宽61厘米、高36厘米的高山石采取镂空雕的刀法雕刻成《群鸡》:一个竹编的鸡笼里关着一只刚下完蛋正呱呱啼叫的母鸡,引来鸡笼外和鸡笼上挤着四只色彩斑斓的大公鸡热切地向笼里张望。四周则是一群啾啾鸣叫的欢快小鸡。作品刚一问世,马上赢得一片叫好声。

  这是因为陈敬祥从小贪玩好动,喜欢斗鸡,对鸡的习性了然于心的缘故。上小学时,看见哥哥陈敬贵其时正师从雕刻名家黄恒颂刻苦在家学艺,陈敬祥由此看上了瘾,爱上了石雕艺术。13岁时,因为家庭贫寒,没钱交学费,陈敬祥就此辍学在家跟随哥哥学习寿山石雕刻技艺。他早期的石雕作品就喜爱刻鸡鸭鹅等乡村司空见惯的家禽以及牛马家畜。

  1957年,福建省人民政府将这件作品选送进京参加全国工艺美术艺人代表大会展览,展后《群鸡》就陈列在人民大会堂的福建厅。国家领导人刘少奇、朱德、彭德怀等都对它赞不绝口。尤其是时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的华君武参观后对陈敬祥刮目相看。华君武是著名漫画家,思维敏捷,想象丰富。他说:“这鸡笼雕得精绝了。笼顶的公鸡颜色也美极了:嘴往地上啄,尾巴翘起,这姿势也美丽极了。它似在向笼里的母鸡求爱;那边几只公鸡也扑刺刺地,似也沉浸在爱情的狂热中。我想把作品改名为《求偶鸡》,似乎更恰当些。”于是,《群鸡》就此更名为《求偶鸡》。陈敬祥的名字一下子传扬开了。当时,1927年出生,生肖属兔子的陈敬祥已经是30岁的“大兔子”了,算个大龄青年了,因为成天钻研雕刻,还没有找到对象。《求偶鸡》出名后,立刻引来许多姑娘爱慕的眼光,陈敬祥依旧浑然不知。善意的篆刻家周哲文就充当红娘,从中为陈敬祥介绍了厂里一个木画老艺人的千金陈仲英做女朋友。两人终于喜结秦晋之好。为寿山石雕界留下至今传扬的一段“鸡为媒”的爱情佳话。

  但是,陈敬祥并不以此为满足,继续对镂空雕技艺深入钻研。因为他在雕刻这件成名作品之前,并非真正的镂空雕法,其中第一件镂空雕作品的笼中母鸡是将笼底凿开,将母鸡放入后再把笼底严密合上的。虽然外行人看不出破绽,陈敬祥内心总是很不满意。于是,他改进了镂空雕刻的刀具,在后来雕刻的《求偶鸡》等“鸡系列”作品时,才是货真价实严丝合缝的镂空雕技法了。

  陈敬祥不仅善于雕刻“鸡系列”作品,如《群鸡》《鸡场》等,他还善于雕刻济公这个“活佛”似的人物。比如他曾经用一方长28厘米、宽15厘米、高10厘米的红色高山石雕刻了一尊头戴僧帽,身穿破僧衣,肩背就行囊,满脸笑容的《济公》。这位济公大人右手执一柄残破的大蒲扇,左手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酒葫芦,上刻“活佛济公”四个字。观众非常喜爱。

  相传济公是在杭州灵隐寺出家的。他给群众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穿着破烂,不修边幅,成天疯疯癫癫地满世界转悠,为贫苦的人们消灾避祸。所以济公又叫作“济癫”。前些年为他创作的一首歌曲更是由于电视剧《济公》的热播而家喻户晓:“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你笑我,他笑我,一把扇儿破。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中国话剧院著名演员游本昌因为演活“济公”跟着名声大噪。1993年,香港笑星周星驰也扮演了一个电影《济公》的喜剧搞笑形象,从而使济公再一次名扬四海。济公乃真有其人。济公原名李修元,浙江天台城关小北门外石墙头人。小时候受喜爱佛教、道教文化的父亲影响,很早接受佛道文化熏陶,广为涉猎经史传统文化,善于写诗填词。造诣颇深。后来皈依佛门,就在杭州灵隐寺剃度出家。后人均称他为“济公活佛”。济公活佛一生事迹极富传奇性、侠义性、神秘性,由此附会演化出许多民间传说。最具影响的有小说《济公全传》。

  济公自称“幼生宦室”,是浙江“天台临海都尉李文和远孙”。据说济公的高祖李遵勖,原名勖,因为有幸娶了宋真宗赵恒的妹妹万寿公主做妻子,因而加“遵”字为“遵勖”。逝世后谥号“和文”。济公的父亲叫李茂春,曾经做过官员,因厌恶朝廷和官场腐败,主动弃官隐居,经商、念佛。李茂春为人淳朴厚道,乐善好施,家境殷实。后来李氏家族为避兵燹,随着宋室南迁,迁徙到高祖李遵勖封邑的浙江东部天台地区,隐居于赤城山南麓、天台城北的永宁村。济公就出生在这个村庄。今天,当地政府在济公家乡修建了“济公故居”,占地16亩,建筑面积6310平方米,确实吸引来海内外八方游客。当年济公舍弃富丽堂皇的百万家财,毅然出家为僧,走上一条云游四海、扶危济困、彰善惩恶、救民于水火的济世之路,令众多游客折服。

  说起来,福建的石雕名家多数都喜欢雕刻“济公”这个群众喜闻乐见的形象,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大家都欣赏济公淡薄名利,追求逍遥自在潇洒自如同时又嫉恶如仇的自然生活。

  今天许多人总在喊活得很累,其实累的根本就是放不下功名利禄,心里存了太多欲念,做不到济公的豁达大度。这是广大群众和雕刻家们观点一致喜欢济公活佛的关键所在。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