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达的寿山石雕刻艺术:传统的觉醒
编辑:佚名  | 来源:海峡健康导报  | 点击:1013  | 收藏:0  | 发布时间:2013-11-8 16:04:41

  陈达生于1949年,与共和国同龄。他所学甚广,师从谢义耕、陈子奋、潘天寿等书画名家研习书画,后追随定居福州的上海竹刻名家冯力远学习竹刻艺术。

  人物名片:陈达 1949年生,福建福州市人。1966年从师于谢义耕、陈子奋、潘主兰先生,学习书画篆刻艺术,1967年随冯力远先生学习竹刻及三代古文字,所刻作品颇具古风,尽显儒家风范,曾多次参加全国、省、市书法篆刻。
  
  在当代,“传统”既熟悉,又陌生。当代的艺术创作也在彷徨的状态中,传统的被视为陈旧,而那些看上去新潮的,又不知所谓。不过,就有这样一位艺术家,他不参加大师的评选,却不妨碍他在藏家心中的地位,他自称“传统艺术家”,时刻沉浸在传统之中,他的作品中融入了浓厚的传统文化的元素,观者感受到的却是清新的气息,没有丝毫旧式文人的酸腐。他是陈达,传统在他的雕刻中觉醒。

  陈达生于1949年,与共和国同龄。他所学甚广,师从谢义耕、陈子奋、潘天寿等书画名家研习书画,后追随定居福州的上海竹刻名家冯力远学习竹刻艺术,在书法、绘画、篆刻和竹刻艺术领域都有着深厚的底蕴,并且,他对金石学的研究更有着极高的造诣。不过,即便他在这些领域成就非凡,却似乎注定是为寿山石雕刻艺术做的准备。当陈达被寿山石的美艳所吸引时,他一身的艺业也随之迸发,他的作品不断的更新人们对传统的认识,他的理念不停的吸引人们对传统的向往。

追摹高古,博古文字领风潮
  最初陈达带给我们的震撼是一组博古文字的印章,是陈达将竹刻中的“砂地阳文”技法应用到寿山石雕中的一次创新之举。甚至由于寿山石的美艳,作品尤胜竹刻。这枚白色汶洋石金石文字方章即是这一系列典型的作品之一,作者在印材四个立面上部的三分之一处剔底并铭刻金文,比例得当,视觉效果协调,并且印章大面积的光素留白和剔底的横向贯通使得这枚印章具有了无限延展的意境。在寿山石上以“砂地阳文”的技法镌刻文字,与钟鼎铭文、碑铭石刻和篆刻中的边款在内容上契合,却因独特的技法逆向表达,以完全迥异的形式呈现。钟鼎铭文与碑铭石刻多为的阴刻,文字线条历经岁月的侵蚀和磨砺,斑驳的线条产生独具魅力的沧桑感,篆刻边款的文字阳刻阴刻都有,不过在整体上还是追求碑铭石刻的沧桑,尤以单刀法入刀时的崩落感最为贴近。“砂地阳文”则正好相反,在柔美的寿山石上,以凸起的阳线书写出来的文字精致、细腻,而古朴苍凉的情境则在文字周围剔出粗砺的“砂地”来营造。线条与块面在视觉效果上角色互换,呈现出来的风格依然是我们所追求的朴茂隽永的意境,这种审美的共鸣使我们忘却了文字传达的意义,却在形式上颠覆了我们的记忆,当我们沉湎于这种意境的同时,这种创作思维也使古老的文字和技法拥有了清新鲜活的表现力。

直抒胸臆,薄意清供留雅趣
  自博古文字印章后,陈达的艺术逐渐受到藏家的推崇和仰慕,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引导了寿山石雕的审美取向,文人化的风格转变逐渐成为寿山石雕发展的重要趋势。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寿山石雕的艺术风格一直是以宫廷化和民俗化为主导,表现文人清雅格调的技法主要依靠篆刻和薄意,形式相对单调,并且这两种艺术又因种种原因逐渐没落,尤其薄意雕刻,由于缺乏文人的参与,曾经这种优秀的技法被误认为是遮掩绺裂瑕疵的手段,实在令人惋惜。陈达也擅长薄意雕刻,并继承了宋元文人艺术抒发胸中臆气的传统,雕刻常以诗文、花卉、清供为题材。比如这枚荔枝洞石《秋意》薄意方章,“细叶抽青翠,圆花簇嫩黄”,作者用薄意的技法雕刻了两簇菊花,恰好是石材俏色的部分,又刻了一只爵杯置于花簇的左下方,勾勒出一幅慕古的情境。陈达以刀代笔,以石作画,虽然没有笔触上的率意洒脱,却以恬淡情绪用刻刀勾勒出清雅的古趣,从容、雅逸的风范令人神往。

意在当代,立体博古展新意
  石涛有言:“笔墨当随时代。”一味的慕古摹古,终会使一门艺术走向僵化呆板的境地。陈达能够在石雕艺术上成就非凡艺业,就源于他恪守传统,却从不墨守成规。在传统艺术中,陈达最为钟爱商周青铜文化,他曾说,他的艺术成就的基础就是金石学,就来自青铜器。陈达将青铜纹饰纹饰与“砂地阳文”的金石文字相结合所呈现的那种整饬朴茂的气息早已经是深入人心,而“立体博古”,则是陈达在这一领域的新的尝试。他将博古纹饰用现代建筑艺术思维进行解构后重新表达,纹饰块面被分解成几何线条,规律的穿插和错落,使得作品呈现出寿山石雕刻艺术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建筑感。陈达正以他敏锐的洞察力提炼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精神,传统的寿山石雕也在陈达的创作中具备了当代的元素。

  其实陈达带给我们的震撼还远不止这些,那些率性而为的创作不胜枚举。在陈达的作品中,中国古代艺术史上某个重要节点的美的元素似乎都可以酣畅的融入他的作品,如红山文化的玉石雕刻、商周青铜纹饰,到汉代画像石刻及辟邪兽的造型,再到宋元以后的文人艺术,一一串联起来,洋洋洒洒几乎史诗般的再现了传统美学的发展历程。如果要问寿山石雕艺术中有哪些人能够“独开一代风气之先”,那么陈达一定是当之无愧的。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