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元庆:轻拾岁月 莫失莫忘却
编辑:佚名  | 来源:《寿山石》杂志  | 点击:1480  | 收藏:0  | 发布时间:2013-11-8 16:13:12

  林元庆于1911年出生于福州后屿村的一户普通人家。父亲从事殡葬业,主要负责给棺材和牌匾上漆,母亲在家务农,耕种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日子虽过得清贫,但这样的生活倒也算得上安康。

林家元庆  生平记
  林家有四个男孩,林元庆排行第三。他十二三岁的时候,因为不想继承父亲的手艺,就跟随同乡的郑香霖师傅到城里学习寿山石雕。

  郑香霖在福州城的省府路上经营着一家图章店,店里生意好的时候一,总会请几个技艺高超的石雕师傅来做工。郑香霖既是生意人,也是个石雕师傅,但相较于刻石的功夫,他看石的准头和对雕工的挑剔更为厉害,请来的师傅在技术方面可以说是出神入化的。

  那个年代学艺跟现在有天壤之别。且不说学习寿山石雕这门技艺需要在锯坯、磨光、描画、挑毛、仿古等方面下苦功,帮师傅干家务、做杂活,端茶、送水等等,都是徒弟应尽的义务。林元庆一心一意想学石雕,再苦再累都心苦情愿。

  郑香霖平日里忙生意,忙采购,少有时间亲自教授,林元庆的雕艺大都是从店里的石雕师傅那偷学的。林元庆天赋高,又勤快,从来不多话,做事更是干净利落,师傅们对他的偷师行为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个别好心的还会给他指点一二。久而久之,林元庆对雕刻也慢慢上手了,见着郑香霖得闲的功夫就拿着自己用边角料刻的小玩意给他看。郑香霖眼光毒,对这些东西哪看得上眼,七挑八挑地批了个体元完肤,要求他做到满意为止。现在想来,林元庆的雕工不俗,一半是集百家之艺,另一半则是给郑香霖的眼光挑剔出来的。

  没过几年,林元庆就出师了。有段时日,军阀混战,人们纷纷传言:军队要来抓壮丁去打仗。谁家要是男孩子多,准被抓走,上了战场怕是十去九不回的……一时间满城风雨,林家夫妇也成日紧皱眉头,不知如何打算。夫妻俩商量了好些夫,决定把林元庆过继给他在城里的舅舅避避风头。

  此后,林元庆就在舅舅家生活了。他白天从店里拿些石头带回家,按要求雕刻,赚些工钱。因为时常接触仙佛题材的钮雕,做多了自然顺手,就连郑香霖看了都要称赞三分,他在圈子里也渐渐有了名气,找他雕石头的也多了起来。

  旧社会的石雕从业者,收入低微,社会地位也低,生活大都困苦,遇上动乱年代日子更不好过。也因为很多艺人寿命短暂,更别说结婚生儿育女。林元庆倒称得上是幸运,过继到舅舅家后,他与表妹日久生情,舅舅看小伙子人好有技术,值得女儿托付终生,便也默许。旧时没有表亲不能结婚这一说,反而得这是亲上加亲的好姻缘。十八九岁的时候他俩就顺理成章成婚了,两个相敬如宾,白头偕老。

  随着抗战的爆发,福州城遭遇沦陷。一打仗,寿山石这碗饭也就没法子继续吃了, 林元庆举家搬回后屿乡下,开始了务农生活。耕田劳作并没有让他放下刻刀,他在家中安着一方工作台,一有时间就刻。几年时间心无旁鹜的累积,让他的技艺愈发精湛了。

  时光飞逝,转眼又是好多年。1955年的一天,堂弟林元康特地来找他,想让他参加寿山石刻生产小组,说是政府出了政策,要发展寿山石行业,现在在组织雕刻高手参加。林元庆想,有专门的组织做石雕,也算是把这个传统技艺发扬光大了,再加上政府的持械支持,大伙儿也会更有信心。于是一口答应,隔天就到周宝庭的老宅里报上名了。

  至此,他成为日后人们赞誉的寿山石雕“十六罗汉”之一。

寿石图章  高价卖
  林元庆一生淡然,关于他的大部分事迹也已随着老一辈人的逝世而消失,能了解到的最近的事是发生在他辞世那一年。

  1994年的秋天,福州蝉鸣依旧,炎热不减。林元庆已经83岁了,长期从事寿山石雕让他的身体吸收了太多粉尘,加上“五头抱一头”的传统雕刻方式,让他的身体尤为虚弱。月余前害了一场风寒,此刻正躺在床上静养。

  突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林宅的清静。原来是堂弟林元康来访,同行的还有一位穿白衬衫的陌生中年男子。

  林元康请男子到客厅坐下,又倒了杯水,才进里屋把林元庆搀扶出来:“哥,这是来自台湾的蔡先生,做寿山石生意的,你有没有好石头想卖的拿来给他看看。”

  林庆元听说是来买石头的,且见那台湾人彬彬有礼,精神也好了些。他对着蔡先生说:“我早些年做了几枚图章,就是石头不太好,一直在家里放着。”边说边让   林元康到柜子里取出一个颇有年份的锦盒。

  锦盒里,11枚雕着古兽的图章一字排开。这些石章林元康是知道的,原先两人也商量过价格,要卖的话一枚得出200元左右,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买家。

  蔡先生小心地拿起一枚,反复抚摸观看,似是很喜欢。这些图章粗粗看去石质一般,但懂行的人都看得出这钮头可不一般,胜在刀活细腻,雕工细致,图章上的古兽个个活灵活现。

  见蔡先生如此喜爱,林元康朝林元庆使了个眼色,偷偷在身后动了动食指,又比了三个指头。这个暗号以前卖石头和古董的人都懂,林元庆亦深谙其道:堂弟是让他一枚卖300元。正打算开口出价,那边蔡先生拿着石头连连叫好:“好手艺,真是难得一见。林先生,这些石头我全要了,一枚1000元,恳请您割爱!”

  “啊!1000元!”这个价远远超过了兄弟俩的预估,11枚就是11000元,都成万元户了。蔡先生爽快,林元庆也当仁不让,当下就成交了。

  隔几日,林元庆遇到堂弟,再次感谢他把这位台湾商人介绍给自己。林元康对林元庆有感恩之心,连说应该的。他知道堂兄久病在家,没了收入,生活拮据,这也算是报答堂兄对自己的教导之恩。

  这些钱对林元庆而言,也确实是雪中送炭。

  林元庆的身体每况愈下,他预感自己时日元多。一日,他叫来妻子,将这笔钱分成两份,拿了一份递给妻子。“这是我前些天卖石头赚来的。这辈子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和这个家,自从你嫁给我,也没过上什么好日子,我快到头了,也就只留给你这些钱了。柜子里还有点好石头,要有什么急事,拿出来变卖了也行。”说这到,他指了指另一份钱继续道:“这剩下的留着给我做后事吧。若有余钱,你就留着自己用。”

  妻子静静地听完这番话,长久的沉默后突然泣不成声。她点点头,再也说不出什么言语来表达这一刻的无奈和悲痛。

  不久,林元庆便辞世了。

  林元庆这一辈子都与石为伴,虽没有多高的成就,确是真心爱石,直到故去的那天依旧惦记着陪伴他漫长一生的刻刀。他对寿山石的追求亦分毫不灭,激励着后辈追逐梦想,一路向前。

  细想来许多关于老艺人的故事都已被时光掩埋,不知所踪,而如今拍去尘土,有幸窥见一二,惊觉人心强盛无惧乱世,追梦之旅无谓终点。

  值此机缘,谨书此文,以表纪念。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