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丹明:仁者乐石
编辑:杜衡  | 来源:当代映象  | 点击:2214  | 收藏:0  | 发布时间:2013-11-8 16:13:45

  “仁”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儒家提出仁者爱人的思想,用以调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唯有仁心才有仁意,才能关心他人,赢来朋友。喜欢阅读《论语》、《道德经》等经典的寿山石雕刻大师刘丹明,视仁为做人的基本准则,并以此修身、养性,在为艺、为人上皆以“仁”字自勉,不仅成为朋友信赖的人,在艺术上也屡获佳绩。就连成立的仁石山房会所,以“仁”为名,寄托着刘丹明的人生理想。

  走上寿山石雕艺术之路,刘丹明可谓得天独厚。父母都在从事创作寿山石,自幼在寿山石和石雕作品间流连,寿山石成为他生活中最熟悉的一部分,虽然年幼的他还无法将此与日后的择业联系起来,但脚下的路,不由自主地向前延伸,最终与雕刻艺术交汇,仿佛一开始就为他做好了选择,这是命运也是他的幸运。然而,父亲早逝成为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家庭物质和精神的支柱轰然倒塌,处于游艺状态的少年,变得不知所措,从男孩到男人多的是担当二字,他知道家庭的责任从此就要落在他的身上了。父亲从未当面夸奖过他,甚至说他没出息,父亲离去后,他在难言的悲伤中回忆着父亲,雕刻时也仿佛父亲还在身边,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在支持他,他明白父亲对他的期盼和用心。整整三年,在朋友们默默鼓励和帮助下,他走出生活的阴影,也走进艺术的阳光里。创作了一件《父爱如山》作品,就是为了缅怀自己的父亲。

  师从名家冯志杰,他将传统技艺娴熟掌握,圆雕、高浮雕、浅浮雕及镂空雕等无不心到手随。为了更有出息,2002年,刘丹明进入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进修,在继承传统的同时,他成了寿山石界学院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在院校,他得著名画家檀东铿教授指导,在西方雕塑与绘画中找到不一样的情趣和审美理念。在刘丹明看来,传统与西方的现代艺术并不矛盾,只要将二者正确地融合起来,不仅可以超越传统一脉的窠臼,还能使其焕发的美更加立体、饱满。因为传统不仅仅是雕刻技法而言,它的博大精深,在许多方面和人文北京、文化修养、气质陶冶、人品修炼有关,即修身成人,这是中国艺术中的伦理性。如同评论家范迪安所说:“既是一种不可荒芜的学问,更是一种笃诚躬行的人生实践。”因此,刘丹明很注重雕刻语言与精神情感的互相生发,在持守传统的同时,西方的雕塑原理和画理的注入,打开了他追新的思路,这也正是他苦心孤诣进入院校深造的意图。

  刘丹明的作品以人物雕刻为主,当他漫步于大自然赐予的春夏秋冬的变幻时,顿感内心的宁静,从而有了乐天旷达的观念,他会把这些生活中的感悟又寄情于山水和花鸟的创作中。相较于一味传统的老艺人而言,他的作品多了几分现代气息。所谓师古而不泥古,在写实与写意的恰当经营中,可以让观者感受传统山水画的意境,在静谧中呈现出时空的幽远,在缄默中表达心灵的淡泊,同时,又不失现代人的热情与温暖。近几年来,刘丹明佳作不断,呈现出厚积薄发的态势,其创作风格在不断沉淀中日益彰显,早期模仿的痕迹也随之淡化。人们可以从他的作品中读到独特的一面,却无法说去所以然,正是这种说不出的含糊,清晰地反馈出一个信息——刘丹明的作品从未搞怪、造作,他的新不是创出来,而是在滴水穿石的化境中水到渠成的。

  章法上,茂密与疏朗交相辉映,这是中国传统画理的一部分,用之于雕刻,布局虽受石势的限制,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雕刻家,刘丹明运用起来依然游刃有余。他创作的《中国魂》可见一斑。画面上,无边稻浪滚动着金色的波涛,饱满、层叠象征着丰收,其写实、精微、繁茂,令人叹为观止,甚至感到沉重,然而,几只白鹭和袅袅炊烟的映衬,让画面顿感轻盈、飘逸。同时,动与静、沉雄与灵动、宏大与精微的对比,也是这件作品的成功之处。至于巧色的运用,考验了作者的审石能力。当欣赏者看到金色稻浪、点缀其间的白鹤、斑驳沧桑的城砖、宁静清新的草庐,这些色彩如同天生一般,不由会心一笑,创 因此,善用巧色是寿山石雕创作成功的要素之一,好比一颗痣,长对地方就是美人痣,长错了则徒增丑态。巧色用得妙实非易事,创作者有奇思才生奇妙,否则,再好的石头难逃流俗和平庸的命运。

  刘丹明善用巧色可圈可点,某些作品堪称一绝。例如,一枚红善伯石草冻闲章巧色用得真好,仅于章首山形留白处雕刻一人物——刘海,垂下一串线,下方一三足蟾咬住一枚钱币,简洁干净,“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如此便成就一枚亭亭玉立的好章,增一分太多,减一分太少。只此一处便知,刘丹明深得东方艺术的妙趣。刘丹明艺格高雅,妙心独具,为人为艺,无不言为心声,在领略其艺术风格与技法之时,更多作品,让我们走进他的心灵。

  《童年的梦》、《笑迎天下,福满人间》,寄托了刘丹明的艺术理想,也倾注了刘丹明对生命的美好盼望。在他充满回忆气息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他内心与自己的对话。在他塑造的有形的梦境里,那早已逝去的童心又恢复了跳动,在不经意中抵达心灵的彼岸,从而将梦境再现转换为生命情怀的映现,或者是父亲的期盼在里头……而《笑迎天下,福满人间》,则完全是受儒家的影响,唯有深藏仁爱之心的人,才会将这样的题材表现得淋漓尽致,却又不失新意。

  早在2001年,刘丹明就被评为“福州寿山石雕刻艺术十大新秀”;2012年,又被福建省政府授予“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同年,由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主办的首届“中国石雕艺术大师”,福建省只有18位获此殊荣,刘丹明就是其中的一位。成就斐然,也算是对父亲的一种慰藉吧!如今,这些荣誉已如过眼云烟,他更愿意与家人、朋友一起守护寻常的日子,如同他的座右铭——“品茗养性,赏石铭志”,在平平淡淡地找到真切的生命感受,也将在艺术的自由放逐中找到至大之爱——仁爱。

  仁石山房会所有精美的寿山石雕,也有着厚重的《论语》和《道德经》。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