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山石前辈名家

要介绍寿山石前辈名家,还得先从寿山石的发展历史说起。

寿山石,被称为“中华瑰宝”,其在人类的活动中,构成丰富的寿山石文化,其历史可上溯至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期。

1957年,福州北郊浮仓山发现在新石器时代的古文化遗址中,有数件用寿山石打磨制成的石器,说明其时福州的先民已懂得利用或是欣赏寿山石。这是寿山石雕刻最早、也是最原始的阶段。

1954年、1965年,先后在福州仓山桃花山、仓山乐群路和北郊二凤山出土南朝石猪等,经鉴定,都是以寿山老岭石为原料、用铁器(刀)雕刻而成的。这说明早在距今1500多年前,福州先民已经懂得用刀雕刻寿山石作为殉葬品。估计南朝时,福州一带雕刻寿山石猪作为殉葬品已成规模和风气。

唐代,寿山石雕有了飞跃的发展。唐光启三年(887年),寿山村建成广应禅院,寺僧在寿山的山头溪尾采集寿山石头,雕刻佛像、佛珠、香炉、烛台、花瓶和盆、盂、杯、碗之类的供佛用品以及生活用品,使寿山石雕有了现实的意义和欣赏价值。

宋代的寿山石雕已经风靡社会。宋大儒黄干《寿山》诗“石为文多招斧凿,寺因野烧转荧煌”,写出寿山石的广泛开采和雕刻。宋梁克家的《三山志》载:“(寿山石)洁净如玉,大者可一二尺,柔而易攻,盖珉类。五花石坑,相距十数里。”清高兆的《观石录》载:“宋时故有坑,官取造器,居民苦之。”再次说明“挖洞开采”始于宋,距今约1000多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福州的宋墓中出土有大量的寿山石俑,如1959年,在福州西郊怀安村观音亭宋墓出土寿山石人俑、兽俑40多件;此后在福州东郊登云水库工地的北宋宣和五年(1123年)墓地、福州东郊金鸡山南宋嘉定元年(1208年)墓地、福州北郊西园村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墓地,都出土有大批寿山石俑,其雕刻技艺比南朝石猪有很大进步。特别是男俑、女俑、文俑、武俑等等,或束高髻着长袍;或戴冠双手执笏、持圆筒;或一手置胸前,一手下垂,侧首凝视。许多人俑的胸前都有一小孔,当为插香之用。

元代,王冕用花乳石篆刻的技艺迅速传到福州。黄宾虹《古印概论》说:“寿山石发明于元明之间,最初有寺僧见其石五色,晶莹如玉,琢为牟尼珠串,云游四方。好事者以其可锓可刻,用以制印。”在泉州“林李小宗祠”出土明代思想家李贽的两枚寿山石章,都有惟妙惟肖的狮子印钮。用寿山石制印是寿山石雕根本性的飞跃,其实用性、普遍性和艺术性都是前所未有的。特别是印钮的雕刻,有十分重要的经济和文化价值。

清代,寿山石雕有更大的发展:一是钮雕和篆刻,二是佛雕。清代10个皇帝,几乎每一个皇帝都喜欢用寿山石篆刻印玺。其中,康熙有用寿山田黄石篆刻的“体元主人”小玺和“万机余暇”闲玺,爱惜备至。雍正皇帝更喜欢寿山石印玺,他用过200方左右的印玺,其中有160余方皆为寿山石篆刻。乾隆皇帝有寿山石篆刻的印玺600多方。其中最珍贵的是用一块大田黄石镂空成3条石链,每链系一方印玺,分别文曰“乾隆宸翰”、“惟精惟一”、“乐天”,称“乾隆三链章”,收藏在故宫博物院。以后清代皇帝多采用寿山石雕刻印玺:嘉庆皇帝有“嘉庆御笔之宝”和“嘉庆尊亲之宝”等;咸丰皇帝有“咸丰御览之宝”、“咸丰鉴赏”等。慈禧太后执政后也制“慈禧皇太后之宝”和“慈禧太后之宝”。

皇帝如此酷爱寿山石,王公大臣以及文人墨客、庶民百姓,更是趋之若鹜,如禁烟钦差大臣林则徐有“林则徐印”、“历官十四省统兵四十万”等几十方私章、官章和闲章,皆用寿山石刻成,并附有钮雕。

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对寿山石也十分喜爱,有“林森”、“子超”、“凤港渔翁”、“青芝老人”等印章。

毛泽东也有许多寿山石篆章,如“毛泽东印”、“润之”等。

当代名士,诸如齐白石、赵朴初、冰心、郭沫若等,都有几方或几十方寿山石篆刻的印章。

而本网站“前辈名家”栏目,正是对近千年来所涌现出的、可以考证的历代寿山石雕刻名家、理论研究名家、收藏名家等的概括介绍,以期能较为完整地梳理出寿山石雕历史发展脉络。

就像评论家所言,每一颗石头都像是一本书,足以认真解读。每一位前辈名家亦是如此,他们的生平经历,他们对理论与技艺的孜孜追求,他们对待人生的态度,等等,都成为我们后辈的宝贵财富。然而,由于历史、时间等诸多原因,有不少前辈名家被历史所湮没、遗忘,终而默默无闻。在此,仅对那些为寿山石文化“添砖加瓦”的无名前辈致以最真诚的敬意,谢谢他们的贡献,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奉献,才有了今天寿山石文化这一道奇特的风景线。